飘摇

愛是藏不住的,閉上嘴巴,眼睛也會說出來。

[喻黄]无题

         【慎点,刀,一个瞎几把扯的小段子】
       大概就是突然开的脑洞……一个人,无聊的上班路上,堵车加要迟到的不耐烦又只能认命的路过一场平凡的,插曲。

       又是要上班的一天。
      
       天空还是一...

【青行灯x海坊主】那年的我们

[ABO][青行灯A海坊主O][慎入!!!!!]

青行灯是一个喜欢收集故事的妖。

她听说有个海岛上有一只凶恶的妖,叫海坊主。
每次在海上吓走捕鱼的人后总会起暴风雨,然后人们便几天不能下海,附近的渔民都想赶走他,觉得暴风雨是海坊主的杰作。

青行灯觉得很奇怪,她决定要去找海坊主,她想收集他的故事。

青行灯走了很多地方,终于知道了海坊主所在的海岛。她乘着渔民的船,到了这个海岛,渔民们都因为畏惧,青灯下了船他们便快速的离开了。

这时已是傍晚,青行灯坐在海滩上望着缓慢降落的太阳,旁边放着她的灯,渐渐放出光彩。好一会儿,四周陷入黑暗,青行灯才御着妖力坐在灯上向前飘去。岛上很安静,她不知道海坊主的具...

摸人不成反被操(想写苏文·第六更

公交车蹒跚而来,车上的人已经把狭窄的过道堵得满满当当,苏妄皱着眉挤进一个角落,面向窗户,看外面车来车往。

汤明坐在自家的豪车上打着盹,迷迷糊糊的把车窗玻璃按了下来。

红灯亮了,一排排车辆缓缓停下,时间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着。


汤明趴在车窗上看着前方的红灯,一阵风吹过,撩起他的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半眯着像是快要睡着了。


苏妄看着公交车旁价值不菲的豪车上的少年的发顶入了神,少年的脑袋一点一点的,时不时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

脚下稍稍震动,旁边的豪车慢慢提速不一会儿就驶出视线,变成一个模糊的小点,直至消失不见,苏妄抬起脑袋把视线投向明净的天空,一朵卷卷的云彩飘过来,像是那软软的发顶...

[叶蓝]照片

        春节即将到来的喜庆蔓延过大街小巷,冬日的寒冷似乎也被这红火的日子冲散。 

        蓝河拿着一块湿布踩着凳子清理柜顶和墙角。 
抹布平滑的擦过柜子顶,忽然一角像被什么扯住了,蓝河踮起脚往上看,有一角泛黄的纸在白墙的印衬下尤其显眼。 
       
      ...

cao级可爱~

遗纸书:

做了个搜狗输入法的皮肤,第一次做,大概还有好多毛病要改进,图标是动态的,下载见评论【评论有两版,第一次做得太大了,截图是后改的那版【网盘失效或者显示乱码的可以留邮箱

摸人不成反被操(想写苏文·第五更

苏妄住在一个有些年头的小区,他一直跟着奶奶住,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是被丢弃的孩子,虽然奶奶一直瞒着他但是从小区里爱闲聊的老奶奶老大爷嘴里他也就知道了个大概。


苏妄的奶奶有着不算多的退休金,为了让老人家享享福苏妄很小就在小区里帮着送送牛奶报纸什么的,拿些零花钱。学费也靠着优秀的成绩一路免下来。


现在,每天早上苏妄五点起来帮隔壁的爷爷奶奶一起卖早点,不要工钱,只要一顿早饭顺便让她们帮忙照看奶奶。晚上苏妄回家比较晚,要去打工补贴家用。


摸人不成反被操(想写苏文·第四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妄扯扯嘴角,给自己一个微笑。


回屋里换好衣服,拿上挂在门把手上的钥匙和交通卡,嘴里咬着一个包子,准时在七点一刻出门,走向公交车站。

打游戏

“蓝桥啊,叶神他怎么又来抢BOSS了!这次的战队有需求啊,有没有办法!”

好不容易休假,蓝河睡着午觉,结果几通电话震得他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接通了就是春易老十万火急的求救。

蓝河眨眨眼,混沌的脑袋转过弯来,语气略显无奈的,“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对荣耀女神的热情,什么办法都试过他还不是坚守BOSS第一线”。

“唉,算了算了。我就是病急乱投医,你休息吧。”说完,春易老就挂了电话。


蓝河看看手机又躺下了,结果满脑子都是关于抢BOSS的事,困意彻底没有了。

“大神真是什么时候都不省心啊啊啊。”

哀嚎...

摸人不成反被操(想写苏文·第三更

苏妄擦掉额头的汗珠,捧起一把凉水泼在脸上,水珠顺着脸颊落到下巴,滴在衣服上。


好像不止21个字,明天继续。

摸人不成反被操(想写苏文·第二更

不知不觉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汤明显得愈发的挺拔俊俏。


一米七五的身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一双炯炯有神的水蓝色眼睛,头发乌黑浓密,发梢微卷,皮肤因为怕晒常年在家显得异常的白皙。


初夏,清晨的阳光还不算刺眼,透过已经由电子设定而拉开的窗帘照在超大size的床上,床的正中央,纯白色的被子下鼓起一团,一颗毛绒绒的脑袋露在外面,睫毛轻轻颤动,似乎是被这一片光明扰了美梦。

© 飘摇 | Powered by LOFTER